降息后,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将于1月20日出炉。上个月1年期LPR刚刚下降了5个基点,从3.85%降到了3.8%;5年期以上LPR则从2020年4月起就没有动过,一直保持在4.65%。

对于此次LPR会否下行、下行多少,特别是挂钩房贷利率的5年期以上LPR如何调整,近日市场讨论可谓热火朝天。

图片来源:中国货币网

据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介绍,截至2021年末,全国房地产贷款余额达52.2万亿元。

LPR大概率跟降

多数专家认为,1月17日中期借贷便利(MLF)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下降后,本月LPR跟降是大概率事件。

“现行LPR锚定MLF利率的框架下,MLF利率的下降可能会带来LPR的下降,1年期LPR或跟随下降10个基点。”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称。

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同样认为,在MLF利率下降后,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均会随之降低,尤其是5年期以上LPR如果降低,将起到稳定房地产市场预期的作用。

在现行形成机制下,LPR报价=MLF利率+报价行加点,那么20日报价行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压缩加点,让LPR降幅大于MLF降幅?

对此,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预计,LPR加点幅度或将保持不变。

“MLF利率可以在短期内根据政策导向做出快速反应。因此,MLF利率的下降更容易实现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的政策目标,对短期目标的调控效果较好。不过,MLF利率下降有碍于LPR加点幅度的压缩。”张旭这样解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18日召开的发布会上,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也说,LPR报价行报价时综合考虑自身资金成本、风险溢价和市场供求等因素,LPR会及时充分反映市场利率变化,引导企业贷款利率下行,有力推动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。

由此可见,2022年公布的第一期LPR,迎来“降息”已成大概率事件。

5年期以上LPR降幅将是一大看点

虽然市场已对LPR下行形成了一致预期,但对于两个期限的LPR下降幅度仍存争议。

由于5年期以上LPR与房贷挂钩,其变化也必然与房地产市场调控息息相关。不少专家认为,20日5年期以上LPR会有所降低。如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,在各类调控政策的作用下,目前投资性和投机性的购房需求已得到遏制。历史上,当房价下行压力偏大、稳定房地产投资诉求较强时,通常伴随着降准和降息。因此,5年期以上LPR下降对于部分持币观望的刚需购房者而言,或可起到节约成本、稳定信心的积极作用,有助于更好满足合理的住房需求。

从降幅来看,有部分专家认为,两者下降幅度将保持一致。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预计,出于促进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中有降的目的,1月20日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报价大概率将同步下降10个基点。

华泰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继强分析,在去年12月降准之后,当月1年期LPR下降,但5年期以上LPR未做调整,主要源于银行成本降低幅度不足以驱动两者齐降。“但最近一段时间,房地产的问题不仅反映在个别房企债务风险层面,房地产市场需求也明显弱化。在这种情况下,本月两种期限的LPR大概率将同步下降。”他说。

也有专家认为,两者的降幅可能不一样,1年期LPR或降幅更大,与房贷挂钩的5年期以上LPR降幅则会较为保守。比如,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就预计,两个期限的LPR或不对称下降,预计20日1年期LPR可能下降5个至10个基点,5年期以上LPR可能下降5个基点。

“从MLF利率调整与LPR报价变化的规律看,MLF利率下降幅度大于或等于10个基点的情况出现过两次,即2020年2月和4月,这两次降息后两个期限的LPR均出现下降,且1年期和5年期以上的下降幅度比例为2:1。”王一峰表示。

货币政策仍需进一步发力

多位专家表示,17日降息后,短期内政策利率再次下降的可能性减小,不过稳定经济增长仍然需要货币政策进一步发力。具体来看,一季度降准仍然可期。监管部门日前明确表示,存款准备金率仍有一定下调空间。

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,无论是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还是与我国历史上的存款准备金率相比,当前存款准备金率水平都不高,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变小了。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仍然还有一定的空间,可根据经济金融运行情况及宏观调控的需要使用。

信达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解运亮分析,为满足存款增长需要,2022年银行准备金账户需净增加1.5万亿元,纯靠MLF投放并不现实,还需要降准至少1次。“从时点来看,考虑到财政靠前发力,一季度降准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黄文涛认为,随着春节流动性紧张、税期到来,特别是一季度专项债提前批开始发行的情形下,市场流动性还面临一定程度的紧张局面。按照以往经验,降息之后大概率还将配合降准继续释放流动性。

近期,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加速紧缩,部分人士担忧可能对我国货币政策造成掣肘。对此,钟正生表示,即便2022年美联储加速紧缩,我国货币政策也仍将“以我为主”,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操作仍然可期。同时,人民币汇率在贬值方向上释放更大弹性,也能更好发挥其调节内外均衡的作用。

About admin

administrator